禮儀小姐竟是“出租女友”

?人體模特 ????|???? ?2018-03-12 12:35

主持人:前幾天,大學生小張,收到一則關于兼職禮儀小姐的信息,想要盡快適應社會的她很感興趣,于是與對方取得了聯系,誰知一番交流后,她卻發現,這份兼職有“貓膩”。

 

畫:小張是一名大一新生,剛上大學的她,希望能夠在學習之余,找一份兼職,一方面減輕家里的壓力,同時也可以積累一些社會經驗。前幾天,她在QQ群里看到一則招聘商務禮儀的信息。

采訪 小張

因為我之前也參加過禮儀的兼職

我看她薪水比較高

我就想去了解一下

就加了她的微信

 

畫:通過微信,小張聯系上了自稱王姐的負責人。在微信中,王姐首先要求小張提供個人照片和身份信息,隨后,她告訴小張,公司提供低報酬和高報酬兩種兼職,低的就是一般的禮儀,不看外形,100塊錢8小時,另一種則是500塊錢一天。

 

采訪 小張

我說這種是哪種活動呢

她說就是類似于

“出租女友”那種

就是先陪客戶聊天

然后有可能周末

就陪他們出去耍會

吃飯啊 聊天啊

還有可能有親密的動作

 

畫:小張越聊越覺得不對勁,心里也有些害怕,于是便以性格內向、不擅長交流為由,拒絕了對方。但是,王姐似乎看出了小張的擔憂,仍然不斷地游說小張。

 

 

 

采訪 小張

她說你在怕什么

她說有很多女學生

都跟著我做的

她們現在月收入

成千上萬的

她說跟我一路

包你找得到錢

她就是針對我們

這種群體來安慰的

就是說對你們心理很了解

嗯 對

 

畫:雖然小張再三拒絕,但這位王姐還是讓一位自稱客戶的人加了小張的微信號。

 

采訪 小張

一開始沒有同意

但是他就一直來加我微信

我就同意了

我就說確實不好意思

我說是那個人搞錯了

喊她另外給你推薦一個嘛

然后那個客戶就說

我們可以先聊起

 

畫:最終,小張不堪其擾,刪掉了那個王姐和客戶的微信。按照招聘上的信息,記者一路尋找,結果發現這家文化傳播公司的地址并不存在,公司的電話號碼也是空號。

 

 

主持人:由于地址和電話都無法找到對方公司的人,我們記者決定以大學生的身份,通過微信聯系上了負責人王姐。

 

畫:和小張一樣,在提供了照片和身份信息后,王姐開始介紹兩種價位的兼職工作,王姐表示,如果愿意做出租女友,那么費用標準是600元錢,工作時長為4小時。那么,“出租女友”的工作,具體內容是什么呢?

 

同期:

就像女朋友一樣

吃飯 看電影 逛街 公園

600就全部是你的了

當然也有親熱

 

畫:當問到親熱到什么程度時,王姐便再沒有進行正面回答了。隨后,對方還表示,公司要求“出租女友”必須是單身,最好有戀愛經驗。當記者表示擔心時,王姐是這樣安慰的。

 

同期 :

親 我們的客戶都是銀行和金融圈的

都是中高管

客戶是有身份 有地位的 

很注意保護個人隱私

只有親和客戶知道

相信姐姐

跟著姐姐干

每個月賺幾千

甚至上萬

 

畫:答應之后,王姐推薦了一位客戶,并添加了記者的微信。在微信中,對方聲稱自己是某銀行的部門經理,除了提供金錢,今后還可以提供職業上的幫助,也就是說,只要愿意答應對方的要求,那么金錢、前途都可以高枕無憂了。

 

同期:

跟男朋友一個月

一分沒有也是睡

和我在一起

一個月幾千零花錢也是睡

 

畫:當問到在一起后,需要做什么時,客戶表示,一個月見5、6次面,對方就提供3000元零花錢。這位客戶還向記者透露,自己是通過朋友介紹,找到這家公司的,而之所以找“出租女友”,是因為這樣能緩解工作壓力,讓自己開心。

 

同期 :

我也是通過一個朋友介紹

聽朋友說公司做了很久

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

會員制

一次性幾千

 

畫:聊天過程中,王姐和客戶都不斷地從金錢、前途、安全性等方面進行勸說,并表示:“出租女友”是一個再正常不過、而且有益無害的工作。對于這樣的兼職,小張表示不恥和厭惡。

 

采訪 小張

我就覺得以后找兼職要通過

正規的那種途徑去找工作

不要隨便看到一個消息就上了

我怕以后也會有安全問題

 

畫:現在社會中充滿了各種誘惑,求職過程中,對于希望鍛煉自己但社會經驗又不足的大學生而言,需要注意些什么呢?

 

采訪 心理專家 譚剛強

真正找工作

一定要通過正規的渠道

哪幾個渠道呢

一個比如說真正的人才大市場

是政府主辦的

相對來說 有可靠性保證

還有一個就是真正的正規招聘會

招聘會至少有一個監管機構

作為一個這樣的組織者

第三個就是一些規范性的企業

它的企業網站

因為真正招人的

規范性的企業網站里面

都有一些招聘啟示 招聘公告

這樣就大大減少了上當受騙的機會

 

畫:由于采訪過程中,記者始終沒能聯系上這家公司,微信中的招聘,是否真是這家公司的行為,還是有其他人在冒名從事這樣的活動,暫時無法查清。大學生小張表示,如果有必要,她會向工商、公安等部門反映這一情況。